位置:主页 > 大咖名流 >
网点遍布全国!“永嘉超市”的商海传奇
发布日期:2021-07-20 21:35   来源:未知   阅读:

  改革开放后的温州,活跃着一群勤劳创业、精明能干的时代拓荒者,他们的勇敢尝试,为中国探索市场化经济及行业的“继承者”带来了借鉴与反思。www.84119a.com

  背井离乡,在中国广袤的市场上编织网点;他们存活在二三线市场、大中城市的城乡接合部或周边乡镇,他们创造的市场份额占全国80%以上,年销售额超过500亿元,超过1万家大大小小的超市,联结成一个庞大的“永嘉超市”——他们是一群人数近10万的温州永嘉人。

  短短十余年间,就以一匹黑马的姿态,缔造了超市行业的商界传奇。然而,跨越30年,在风起云涌的社会变革中,鼎沸一时的“永嘉超市”慢慢没了声音,有人退出,也仍有人在默默坚守……

  “一个柜台也就两米长60厘米宽的样子。”在浙江拥有数家大型连锁超市的永嘉人周顺(化名)告诉记者,上世纪90年代初,温饱问题基本解决了,物质消费开始凸显,小百货便应运而生。

  “超市属于劳动密集型行业,对文化程度要求不高,只要肯吃苦就能赚到钱,这些都刚好符合温州老一辈创业的基础条件。”

  从承包乡镇供销社柜台卖单一的服装辅料,到扩大规模成立小百货公司,永嘉人在漫长的二十年中,逐渐形成了覆盖全国的小百货网络。

  “温州人精明能干、善于想办法,因此总能拿到最实惠的价格。”周顺说,在网络不发达、价格不透明的时代,这些条件就变成了卖货的优势,所以在全国各地乡镇和县级市开出的超市都很赚钱。

  看着不起眼的小百货,到底有多挣钱?温州市超市经济促进会在2011年9月3日出品的《超市快讯》中称:温州超市产业在全国的年销售额达500亿元。

  当时,在二三线城市的永嘉超市主流面积在3000平米至5000平米之间。粗略测算,以业界提供的年销售额为据,每平米年营业额为1万元,每家超市以2000平方米计算,2万家便达4000亿元。

  “开超市能赚钱”的消息在永嘉人之间广泛传开,大家闻风而动,模式迅速被复制,或独资、或合资、或“搭干股”,上万的永嘉农民摇身一变当上超市小老板,带有“永嘉基因”的超市开遍了全国各地。

  数据显示,1997年的永嘉花坦有2.6万人口,近七成农民以超市为业,其他四个行政村(花一、珍溪、黄村、东川)近6000人,以超市为业者达3795人,共计开了2517家超市。

  “不夸张地说,上海地区的每个村镇,至今还有永嘉人开的超市。超市之间都是沾亲带故的关系,不是七大姑在开超市,就是八大姨是超市股东。”周顺告诉记者,那时是永嘉超市业的第一个高峰。

  1995年,家乐福进入中国,以家乐福为代表的大型超市业态开始颠覆传统的商业模式,小百货模式很快让位于自由选购的超市业态,永嘉人的百货业似乎走到了尽头。

  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让永嘉小百货店陷入生存危机,有些人在这场突如其来的金融风暴中走向下坡,而另一部分敏锐的永嘉人则开始求变:开始到上海华联打工,学习其商业模式,借鉴他们的基本运作和配货流程。

  “百货店也可以自选”的模式开始出现,永嘉百货业很快转型为超市业,新兴的零售业态开始出现。这也许是所有超市业态自发生长的一个过程,随着外资涌入,中国式的商业转型必然是跳跃式的,因为有成熟的商业模式在前面,嫁接发展就成为了可能。

  永嘉一些佼佼者将超市经营到一定的体量后,便开始寻求更多的发展路径,在温州超市经济促进会的推动下,他们开始和温州本土企业资源互补,例如与飞科品牌合作开启超市“店中店”的销售模式、将温州鞋服业的积压品引向其他地区并促进销售。

  永嘉超市在二三线市场的密集网点,让飞科省去了找店面、拓市场的前期准备,销售额提升了不少,助力温州两大产业解决了企业的“危”,又给永嘉超市带来了“机”。

  有人算过一笔账:飞科剃须刀进入1万家永嘉超市,每家超市一天卖出10件产品,每件按100元计算,一天的销售额就是1000万元,一年就是36亿元。其他产品以此类推,都是一个极其庞大的数字。这是在全国拥有庞大市场脉络的永嘉超市所蕴含的巨大商机和优势所在。

  彼时,部分永嘉超市脱离农村进入城市,继续扩大他们的影响范围,但其经营范围基本上仍局限于二三线城市和发达乡镇。

  即便如此,永嘉人还是在这轮超市扩张中收获不少。这是永嘉超市的第二个高峰。

  拥有如此庞大的从业人员和产业,却拿不出一个品牌作为整合者,这也是温州民营经济发展的另一个面。

  然而,乡情就是“信用凭证”,民间融资加之人脉资源,永嘉当地人几乎都有搭股超市的投资习惯,永嘉超市以这种近乎“野蛮”的模式在全国蔓延。但面对沃尔玛等大型超市的快速扩张,其二三线城市的市场也面临着被吞食的境地。“早期的永嘉超市根本无力抗衡这些‘训练有素’的大型外资超市。”主要深耕温州市场的超市连锁业当家人王富贵(化名)说。

  彼时,对永嘉超市冲击最大的,是沃尔玛等巨头可以选址郊区,物品齐全又价廉的优势可以满足有车一族每周的购物需求。而永嘉人只能选择在人流集中区域开店,经营成本并不具备优势,而如果也建在郊区,产品线和品牌都做不到外资超市那么大。无奈之下,永嘉人只能寻找未被外资超市占领的部分区域开超市。

  另外,随着永嘉人开的超市越来越多,随之而来的问题也越来越多。不是被同行所打倒,而是被这个时代所淘汰。

  “早先,永嘉超市一般是面积仅有百来平米的夫妻店,而在发展中,面积逐步扩大至五六百平米。店老板的管理能力有限,限制了超市产业的进一步发展,店面租金又互相抬价,恶性竞争,还面临人才、资金困境。开超市的资金依赖于民间借贷,利息高且不稳定。这些因素都在制约着永嘉超市产业的发展。”王富贵说。

  改革开放初,温州人敢为天下先的创新意识,率先在全国发展个体、私有经济,并培育出了一批领先全国的优势产业。但20多年后,先发优势逐渐褪去,永嘉超市“小而散”的产业格局已不能适应现代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全球化竞争。此时的永嘉超市亟待蜕变。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温州有意推进成立超市产业发展联盟,希望通过引导,联合各超市、各超市品牌加强交流和企业联营,统一亮出永嘉超市品牌,同一区域组建统一物流配送中心,实现资金优势互补。

  父辈也曾是“永嘉超市”大军一员中的周顺,年纪轻轻便从父辈手中接过了超市的生意。

  周顺说,他们以“农村包围城市”的发展路线,在嘉兴、杭州等地陆续开出了7家大型超市,每家面积从1000多平方米到3000多平方米不等,每家超市的年销售额均能达几千万元。同时他还成立了数家自主品牌的连锁超市,2018年总销售额超过3.5亿元。

  开超市是一段异常艰辛的创业过程。15年时间一路呵护,每一家超市都像是自己最疼爱的孩子。而如今实体经济所面临的困境,也一度让周顺陷入困境。

  “互联网是趋势所在,可电商为了培育线上消费习惯,可以亏本赚吆喝为自己引流,而实体店销售的商品卖价不能低于进价。对比之下,传统超市如何竞争?”周顺说,中国的超市业才发展了30多年,而中国经济变化太快,在急速向前奔跑。若没有健康的商业模式、相关的政策扶持、耐心培育的时间、追求工匠精神的态度,中国零售业的发展之路道阻且长。”

  专注温州工业区和市郊深耕开超市的王富贵,也是从夫妻店开始起家,十来年逐渐扩大至现在的100多家连锁超市。关于超市好不好做的话题,王富贵告诉记者,维持生活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同比去年的年销售额下滑了30%左右。对此,他们不得不与时俱进,将传统连锁超市和线上融合,做到不掉队。

  温州永商联华超市的负责人汪总,自从2013年和朋友合作开超市后,采用现代化管理模式,建立合伙制,强调团队意识,优化管理。目前他们只开了6家超市,均选择在人流密集的城乡接合部。“不敢轻易布局扩店,行情不好的情况下,静下心来提升超市的服务和产品,不断地改进,守好超市是目前的基本策略。”

  也许看不到真正意义上的中国“沃尔玛”,成不了世界零售业的巨鳄,但永嘉超市正在延续它的魅力和传奇,不断地伺机而动,像永嘉的内涵一样“水长而美”,像楠溪江一般奔流不息,向着东海,向着未来。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