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主页 > 汽车资讯 >
追踪监控视频里的神秘白衣男
发布日期:2022-06-04 18:24   来源:未知   阅读:

  多次因盗窃、抢劫被判刑的建瓯男子黄中杰(化名)出狱后,天天沉迷于赌博。他将手上不多的一点钱输光后,还欠了一屁股债。为了还债,他再次干起溜门撬锁的勾当,连续入室盗窃财物,最终栽在建瓯市刑侦大队侦查员手里。日前,黄中杰因犯盗窃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3个月,并处罚金3000元。

  今年5月23日17时许,徐女士正外出办事,忽然接到妹妹的电话,说家里进贼了,二楼房间电脑被偷,其他还丢了什么就不知道了。听到这个消息,徐女士事情也不办了,火急火燎地赶回家。

  徐女士家在建瓯市城区东门东峰路,是一幢砖瓦结构的三层楼房,她和弟弟住三楼,妹妹和婶婶住二楼。当天下午2时许,一家人全都外出了。妹妹放学回家时,并没察觉一楼有何异常,二楼房间却大门洞开,破裂的门板掉落在房间里,似乎是被人一脚踹开;上到三楼,又发现房间办公桌上的一台笔记本电脑被盗。

  徐女士赶紧打电话给婶婶告诉她家里被盗的事。婶婶回来后,发现原本放在房间大衣柜里的1000元不见了。

  接到110转警后,建瓯市刑侦大队反盗抢专业队侦查员徐智清与队友迅速赶到现场展开勘查。

  正当徐智清在徐女士家向她了解情况时,他又接到110的指令:东峰路一群众家中被盗。巧的是,报案人竟然是与徐女士隔墙而居的黄女士。

  黄女士上午和其母亲离家后直到下午6时许才回到家,看到不少人在自家附近围观,说是邻居家被偷。到家后,她发现自家也被小偷光顾了,被盗走现金1500元。

  相邻的两栋居民楼房同时被盗,两起案件似乎有某种联系。两处被盗现场的房门都遭到暴力破坏,而与两栋房屋相邻的是一栋无人居住的毛坯房。三栋房子顶楼的阳台高度一致,又相互紧挨着,可以轻松翻越攀爬过去。徐智清判断,嫌疑人应该是从无人居住的空置房屋进入,之后攀爬到其他两栋房屋行窃。

  在三栋房子顶楼阳台交接处,徐智清果然发现了清晰的攀爬痕迹。这些痕迹进一步验证了他的判断,也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徐女士房屋一楼大门完好无损,二楼却被撬盗的原因。

  从案发时间、作案手段等多种特征来看,徐智清判断两起案件是同一人或一伙人所为,可以并案侦查。

  从现场回来,徐智清调取了东峰路段的监控录像进行巡查。因为东峰路相对偏僻,监控探头较少,最近的一个监控探头离中心现场仍有一段较大的距离。且被盗的两栋楼房与周边房子的结构大体一样,难以判断现场的位置,巡查没有结果。

  次日上午,徐智清和同事换上便衣到东峰路调查走访。在与一名老人家的闲谈中,他们获得了一条很重要的线时许,一名身穿白色上衣的陌生年轻男子长时间地在现场附近逗留。

  此前,徐智清试图在监控视频上找到被盗楼房,因周围的楼房大抵相同,无法找到。针对此情况,徐智清在现场附近找到一根电线杆作为参照物。随后,徐智清再次在监控视频巡查时,通过这根电线杆,很快就找到了两栋被盗楼房和那名白衣男子。白衣男子进入毛坯房后,滞留了好一阵子才从其中一户被盗住户的大门出来。随后,白衣男子拐进了东峰路的一条小巷子中。很显然,白衣男子具有重大作案嫌疑。

  东峰路有十几条弄巷,每条弄巷都可以相互连通,且巷内没有监控。白衣男子进入小巷后失去了踪迹,线索就此中断。

  徐智清在随后的几天,对案发时段东峰路区域的外围监控仔细巡查,以找出白衣男子进出东峰路区域的精确时间点及轨迹。

  就在这时,建瓯市公安局合成作战中心传来消息:在东门二处口发现了白衣男子的身影。

  徐智清调取了案发时段二处口的视频图像,获得了白衣男子比较清晰的身形特征影像,梳理出了他的行动轨迹:在东峰路作案后,白衣男子来到二处口,在路边乘上一辆电动三轮车往城外方向行驶,之后在阳光假日城东侧门附近消失。

  白衣男子消失的东侧门路段没有路面监控,徐智清判断此人可能就住在阳光假日城小区内。他到小区监控室调阅小区各出入口的监控录像,均未发现白衣男子的身影。

  白衣男子是否居住在阳光假日城附近的其他居民小区呢?徐智清又调取小区外围的民用监控细细巡查,果然有了重大收获。在阳光假日城小区背后转弯处的一个监控点发现了白衣男子的行踪:白衣男子从二处口乘坐三轮车来到小区后,在转弯处下了车,并在旁边的小卖部买了点东西,随后进入某集团公寓楼。

  该公寓楼每个楼层的楼梯口都有监控探头,徐智清在三楼找到了白衣男子的住处。经过进一步工作,徐智清获得了白衣男子黄中杰的身份信息。

  此后,徐智清和队友连续10多天晚上轮流在公寓楼下蹲守,但黄中杰房间的灯却始终没有亮起来,挂在阳台外晾晒的衣服一直是那几件,下雨天也任由雨水冲刷。很显然,黄中杰离开后一直都没有回来。侦查员通过其他手段侦查他的下落,他却仿佛人间蒸发,杳无音讯。

  6月12日,城区城墙路一天之内连续发生3起破坏性入室盗窃案,其作案手段与黄中杰盗窃作案手段极其相似。徐智清猜测这几起案件也是黄中杰所为,便来到他的住处楼下。这次,挂在窗户外晾晒的衣服已经变了样,看来黄中杰回来了。

  一个周密的抓捕方案随即制定出来。第2天上午6时许,刑侦大队侦查员来到公寓楼,敲黄中杰宿舍房门,但半天没有动静。他们估摸黄中杰还没有外出,就直接叫黄中杰的名字。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之后,门开了,黄中杰强作镇定地出现在门口。

  原来,正在睡觉的黄中杰被惊醒后,猜想到是警察找上门来了。自知无法逃走,只能徒劳地在房间各处藏匿赃物。

  经过一番搜查,侦查员在床底下、卫生间吊顶等处,搜出了现金、各种版本和面额的旧版人民币、纪念币、外币、保险箱、玉器、石雕、手表以及手机等大量赃款赃物。此外,还缴获了尖刀、钢锯等作案工具。

  到案后,面对侦查员的多次讯问,黄中杰仍怀有侥幸心理,与侦查员“打太极”。对峙了几个小时后,他才挤牙膏似地供认了在城墙路的两起盗窃案。对于保险箱、手机、玉器的来历,他是这样辩解的:两个保险箱是在拆迁工地捡的,里面空无一物;手机是朋友张某给他的;玉器是他买给前女友的。

  此后,尽管侦查员多次讯问,但黄中杰始终咬紧牙关,拒不供认更多的犯罪事实。

  主办该案的侦查员展开了更多的外围调查和取证工作。两个多月后,侦查员手中掌握了足够证据,再次来到看守所提审黄中杰。这次,黄中杰终于松了口,供认了其他几起入室盗窃的犯罪事实。

  27岁的黄中杰出生在农村,在他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他跟父亲一起生活,至今也记不起母亲长什么样。

  读完小学后,黄中杰辍学了,在社会上结交了一帮不三不四的朋友,沾染上了上网、抽烟、打架、偷东西等不良习气。18岁时,他因为殴打他人被劳动教养一年。2005年初,他因为盗窃被判处拘役4个月。同年7月,他又因抢劫被判刑1年6个月。2008年2月,他与同伙苏某先后抢劫作案3起,抢劫5名被害人2000余元,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8个月,并处罚金6000元。在监狱服刑期间,他因表现良好两次减刑3年2个月,于2015年6月21日刑满释放。

  出狱后,黄中杰想起监狱里的苦日子,很想放松自己,就一直待在家玩,也不找事情做。他父亲觉得自己多年来对儿子关心不够、管教不严,害得儿子吃了这么多苦,不免有些自责,任由他去。

  服刑多年,黄中杰在劳动改造中也攒下了些积蓄,加上家里寄给他的钱和出狱后亲戚给的钱,也有几万元,他就天天在麻将馆和朋友打牌赌博。然而,运气并不总如他所愿,他输多赢少。到今年5月份,他不但输掉了手里的几万元钱,还欠下了一屁股债。

  5月23日下午,黄中杰打电话给朋友光头,想向他借钱翻本,光头让他在东峰路等。结果他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光头也没现身。

  就在这时,黄中杰看见旁边有一栋三层高的空置房,焦躁的他看看左右没人,就溜了进去。之后,他从房子的天台翻到相邻的楼房,盗窃了二楼房间衣柜里的1000元现金和三楼的一台笔记本电脑。随后,他又翻到另一栋楼房,盗窃了1500元现金。得手后,他从小巷子离开回到住处。因为不知道电脑的开机密码,无法打开电脑,就把电脑扔到河里去了。

  此后,黄中杰一发不可收拾。十几天里,他又陆续窜到河边、朝天门和城墙路,趁受害人家中无人之机,溜门撬锁,先后盗窃4户民宅,盗得2600余元现金、22枚玉戒指、1条玉项链、2只手表、2台手机、2个保险柜、2个石雕以及集邮册、珍藏版人民币、纪念币等财物。

Power by DedeCms